主页 > N悠生活 >张曼娟:人生不是战场,不必追求胜利,最重要的是经历 >

张曼娟:人生不是战场,不必追求胜利,最重要的是经历

2020-07-08

还没有忘记的爱
自从母亲失智的情况愈来愈明显,我便调整自己的活动,更多一些时间留在家里,让她能感觉到我的存在。当我在厨房料理了晚餐,还为母亲沖泡了菊花枸杞冰糖茶,看着她喝完一杯茶,服食了中药,逗弄了一阵心爱的猫咪。七点半左右,为了让我可以工作,于是,她到客厅看电视,将近八点的时候,我听见她问印籍家务助理阿妮:「曼娟回来了吗?」
这时候我不得不放下手边的创作,走到客厅对她说:「刚喝完我的茶,妳就忘记我喽?」
母亲笑嘻嘻的:「咦?妳回来喽?什幺时候回来的呀?」
「回来好久喽。」这种时候也没什幺好解释的,更不用强人所难的让她想起我回家的时间,她能够记得我是她的女儿,还牵挂着我回家没有,已经很令人感激了。
「妳回家了,那我就要去睡觉喽。」母亲心满意足的说。
每一天,都会有不同的情节,让我知道,她正一点一点的从生活常轨上偏离,就像一个迷路的人,迷失在空间与时间中。
前一天晚上,我九点多进门,看见母亲依然坐在沙发上,早已过了她的睡觉时间,我很惊讶的问她为什幺还不睡觉?
「我要等妳回家,妳回来了真是太好了。」母亲欣慰的说。
这两年如果她的心情不太好,就会特别渴盼着我回家,看见我开门进来,甚至会像小孩那样开心的鼓起掌来。
这时的母亲没有鼓掌,也没有很开心,显然有什幺事正困扰着她。
阿妮走过来对我说:「我一直跟奶奶说,不要等了,去睡觉,奶奶说她一定要等妳。」
阿妮走开之后,母亲压低声音对我说:「我们的床不够睡,所以我决定要睡在沙发上。」
「妳为什幺要睡沙发?为什幺不上床睡?」我也压低声音。
「我跟妳说的话妳没听懂,床位有问题,我们四个人不够睡啦。」
我拉着母亲起身,回到他们的卧室。与父母同住了五十几年,他们的房间永远是最大间的主卧室。阿妮为了夜间照顾父亲,也睡在同一间的单人床上。双人床的一边睡着父亲,另一边空着,那原本是母亲的位置。
「妳应该睡这里呀。」我对母亲说。
「那阿妮睡哪里?」母亲问。
我指着阿妮的床给她看,她脸上有着焦虑的表情。
「这样的话,妳要睡哪里呀?」
「妈!我有自己的房间呀。」
我牵着母亲去看我的房间,她终于鬆了一口气。
「喔,原来这里还有一间呀,那就没有问题了。」
母亲忘记了家的样子,即使在家里,她也迷路了。当她安心的回房睡觉之后,我在寂静的客厅里,茫然的站立片刻,这时候应该觉得伤心了吗?应该要哭了吗?可是我并不想哭,也不想让自己伤心,因为我知道,一切才正要开始。
我意识到的是,母亲一直都是个替人着想、愿意牺牲的人,她以为床不够,于是她决定睡在客厅。不是我睡客厅,也不是阿妮,而是她自己。哪怕她已经在时空中迷失了,还是顾念着他人。
我决定把自己的意识安放在这个意念上。

没有胜利者的战争
当老父母发生状况的时候,儿女的反应各有不同。
有人总是站在第一线,有人便站在第二线,
有人根本不出现。
这些情况好像不能那幺果断的用「孝顺」或「不孝」来判定。
每个孩子的成长过程,都与父母有千迴百转的纠结,
不足为外人道的种种。
于是,到了最后,有人选择了承担,有人选择了逃避。
爱,是幸福的,
爱,也是艰辛的。
年轻时候,因为单身的缘故,父母担了许多心,常常对我说:「现在有爸妈陪着妳,将来我们都走了,妳一个人孤伶伶的,怎幺办呢?」那时候我就有预感,觉得爸妈和我相伴的时间会很长,因为他们是很自律的晨运者,吃食比较清淡,生活习惯良好,又没什幺疾病。
如今,父母年纪大了,毛病也多了,反而不再问我,他们走了之后,我要怎幺过生活?也或许是他们看见了我的生存能力,觉得没什幺好担心的吧。
经过了两年的磨练,我已经成为一个合格的照顾者。这是我引以为荣的事,并没有人教导我该怎幺做,一切都是在混乱、艰困、捉襟见肘的情况下,摸索着走过来的。
一个照顾者的日常是怎样的呢?
在二○一七年十二月六日这一天,我把闹钟设在清晨五点五十五分,醒来后,在网路上为母亲挂好了神经内科门诊,接着再躺下让眼睛休息。因为母亲之前住院的焦虑感,我的针眼又肿了起来,眼科医生只叮咛:「要放轻鬆,多休息。」七点之前振作起床,在十四度的低温中穿好外套,裹紧围巾,戴上帽子,喝完一杯温热开水,就拉着菜篮车买菜去了。
七点钟的菜市场很冷清,彷彿才刚刚甦醒,菜贩忙着搬货,排列菜蔬,于是,我可以在买鸡的时候,和老闆娘聊上几句,一点都不被时间催赶。蔬菜和肉类买齐了,回到家立刻为熬汤做準备,鸡骨架和鸡脚用压力锅炖煮起来,吃完早餐,摘掉黄豆芽的根,特意看了时间,耗时四十五分钟,这是为鸡高汤煮番茄黄豆芽準备的。
九点钟準时出门,陪妈妈去万芳医院,等候门诊、批价、领药,回到家已经十点半了,我和印籍家务助理阿妮一起下厨,趁着午餐前陪伴父母逗弄两只猫咪,牠们已经跑了一个上午,恹恹的睏倦了,缩着身子睡觉,实在可爱。
吃完午餐交代过阿妮,便来到办公室,专注打稿,今天的进度是三千字。黄昏时完成了,一时兴起,和工作伙伴们相约上山泡温泉吃砂锅鱼头,沿路凄风冷雨,可是在温暖的车上感觉非常安全。
到了中年,成为照顾者才明白,人生不是战场,不必追求胜利,也没有胜利可以追求,最重要的其实是经历。照顾者的经历,让我成为更成熟、更完整的人,也让我更加认识到自由与快乐的可贵。

相关推荐


布朗II生活沟|提供一站式的便利|全方位的时事资讯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