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N悠生活 >张曼娟:人生下半场做自己最幸福 >

张曼娟:人生下半场做自己最幸福

2020-07-08

张曼娟:人生下半场做自己最幸福张曼娟:人生下半场做自己最幸福张曼娟:人生下半场做自己最幸福张曼娟:人生下半场做自己最幸福

台湾作家张曼娟成名得早,二十出头即凭第一本书《海水正蓝》在文坛一举成名。这些年来,她的着作一直高挂畅销书排行榜之列。

今年7月,她带着新作《我辈中人——写给中年人的情书》与马来西亚读者会面。眼前的张曼娟已迈向熟龄,她自嘲说,“我已是阿姨、姥姥级”了。

步入人生的下半场,五十多岁的张曼娟显得更洒脱自在,脸上不施脂粉、架着一副厚重的眼镜,着一身便装便上台演讲,认识她的媒体朋友悄声说,“她以前不是这样的。”

对于人生不同的阶段,张曼娟最喜欢“现在”。她说,她现在的感觉最美好,很多以前觉得犹豫不决或有困扰或困惑的事,现在已变得很笃定。

“我现在很清楚自己是什幺人,也很清楚自己想要做什幺,不想要做什幺。年轻的时候,我们希望全世界的人喜欢我们,所以我们会不由自主的,自己也不确定的一直在讨好这个世界,这会让自己很累,也一直会有迷失的感觉。到了这个年龄,我发现我不需要全世界的人爱我,我爱我自己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变得更自由更有自主权

所以,她会更加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上。

“我是什幺人?我想成为什幺样的人?我想做什幺事?不想做什幺事?到了这个年龄,我感觉自己变得更自由,更有自主权。”

年轻的女孩对鱼尾纹、白髮、50岁等字眼觉得可怕,因为那是老啊!然而,岁月不留情,当你不知不觉的步入50大关时,你还会怕吗?

张曼娟到了50岁倒是更自信与笃定。她认为,从35岁到70岁都是中年期。

 “现在的我,除了体能和视力比较差一点,其实与之前没有太大差别,我现在做事比以前有更明确的方向感。”

她说,以前是处在摸索的阶段中,现在知道未来要做什幺,且觉得很有能量。

“如果你要问我什幺时候是最愉快的自己,我觉得是现在的自己。可能再过10年你再问我,我最喜欢什幺时候的自己,我可能还是会说是‘当下的自己’。我很感谢我所拥有的当下,很真实,而且我都儘量把‘当下’过成是我自己想要的样子。”

爱是心甘情愿

张曼娟因为每天独力照顾老去的父母,而仿彿开始预习自己的未来,因此,她相信她未来可以从容、笃定的老去。

“当我老了,我应该不会有茫然、不知所措,或很惊慌的感觉。我的父母亲用他们的病,他们的老,用他们对生活的无能为力,教会我关于人生的后半场应该要做什幺事。光是想到这件事,就不能不爱他们。”

独个儿照顾两老,张曼娟曾因为身心疲累和煎熬,也有负面情绪,甚至不理解为何得不到其他亲人一把手的分担与支援。后来她终于接受事实,心甘情愿独挑照顾父母的重担。

照顾父母亲,张曼娟认为,谈“爱”比“孝”更有意义。

“孝是儿女被规定要去做的事,可能有不甘愿。因此,你不该长期委屈自己去做不该做的事,那会让你觉得耗尽了自己的元气,而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怨恨。爱,是一个重新的发现,发现自己跟父母亲之间的关係,以及发现父母亲以前曾经走过的人生道路。因为你爱他,所以你愿意为他做事,哪怕你的父母亲曾经对你的成长有过伤害,但你总是会发掘出一些他们值得悲悯的部分。你也总是看到,他也许不是一个完整的大人,但他在你的成长过程中,他曾经保护过你。于是,当你看到他这幺病弱时,你会忍不住想要爱他。”

照顾老父母  预习自己的老年

年过半百后,张曼娟面临了人生的大考验。两年前,原本健康的父母亲突然出了状况,九十多岁的父亲患有思觉失调症,精神疾病的一种,而八十多岁的母亲则患上老人失智症。

这两种病症的患者不会康复,且病情只会越来越严重,甚至到最后会不认得照顾着他们的子女,往往令照顾者觉得悲伤和心力交瘁。

张曼娟直言,在照顾老父母的时候,不管她多幺努力的去照顾他们,花多少的心思和时间,甚至贡献自己的健康,但他们并不会康复,所以,内心的沮丧和挫折感很大。

“虽然独力照顾父母亲很辛苦,但也是上天给我最好的安排,在这个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。如果早10年或20年前要我照顾生病的父母,我可能还没有準备好,因我自己当时还不够成熟,没有足够的勇气和力量来承担这个责任。”

她说,无论是中年也好,老年也好,是人生必须要面对的事情。

“可是,我们在学校里没有学过如何面对每个年龄阶段。当它发生在我们的身上时,我们会措手不及,因为我们没有观察过,也没有想像过,更没有练习过。而照顾老父母就能给我最好的观察和练习,比方说,我平时走路非常快,可是,当我陪着父母亲走路时,我才发觉,原来走得很慢也是一种生命的步调;原来走得很慢的风景是很不一样的。”

她说,以前没有陪伴父母亲的时候,她不太能了解举步维艰是什幺意思,直到陪伴父母之后才知道,原来老到某一个阶段时就会举步维艰。

“我想像,如果有一天我举步维艰的时候,我应该怎幺办? ”

她也发现,现在的老年人最大的问题是,生命很空虚,因为儿女孙子已经不需要他们了。“老了以后,你的生活到底剩下什幺?即使你有很多钱,那又怎幺样?因为钱并不能带给你安慰。那你要怎幺安排你自己?”

她认为,人活到最后那一天都不要放弃跟人群接触,以及跟美好事物的连结。

照顾者优先 尽力就好

请你给照顾年老父母亲的照顾者一些鼓励的话。

尽力就好,在有限的能力和时间内,你已经付出了很多,你觉得你已经很累了,就到此为止。请记得,照顾者优先。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,不要为了做一个百分之百的照顾者而牺牲了自己的生活。

我鼓励还有工作的人,不要轻易的放掉工作,因为你一定要保留一定的自己,你才有力气继续往前走。别忘了,照护是一时的,你自己的人生是很长久的。

不管你多幺爱被你照顾的那个人,他也许正在走向生命的尽头,可是你可能只是来到人生的一半。真正的爱是彼此成全,而不是牺牲自己的生命去爱一个人。

不要让自己成为一个独力的照顾者,要把这个责任分给其他人,请大家帮你一起承担这个事情。这是比较长久,比较健康的作法。

希望平静离开不受苦

对于病与死,你有作什幺準备吗?

死了以后的世界是我们所不了解的世界,所以,我只把注意力放在我活着的时候。我想要现在的快乐,别的事不去想,所以我希望每一天都能活得很好。因此,我去做我想要做的事,有机会就去吃想要吃的东西,哪怕别人告诉你说,这个东西不健康,不能吃。反正我不想活到100岁,我是活在当下的现实主义者。

我不希望长期吃药来治疗自己,因为从父亲的病况看到它可怕的后遗症。我不会要这样的治疗措施。

我和我的父母亲都已经签署“放弃急救的声明”,假设患有重病,医生判断被救回来的机率不高的话,他会按照我的意愿,放弃急救。以前台湾人的想法是,不管如何痛苦都要用各种各样很痛苦的急救方法救到最后一秒钟。现在我们普遍上有此意识,放弃急救,希望儘量走得越舒服越好。

有人问我说,如何照顾父母亲才是最好的方法。我说,你最好问你自己,如果躺着的人是你,你希望怎幺做?

如果躺在病床上的我,不希望用各种激烈的治疗方式来急救,我就会主张我的父母亲不要用这种方式,例如:长久的插管和餵食看来是很痛苦的,我就希望不要。让他们平静的离开,就像我也希望可以平静的离开,不要忍受那种痛苦。

我的家族有一些长辈选择用树葬的方法,我觉得这非常好,所以我也期待以树葬的方式回归大自然,这方法非常环保。

防失智症持续检查

你长年照顾老父母,会否担忧自己患有相同的病症?

“老人失智症”的病因到现在为止仍是个谜,所以我会一直持续做脑部检查,确定自己的状况。如果发现自己开始有失智症的情况,我就会安排自己搬去专门照顾“失智症”老人的机构。 “失智症” 病患到最后是自我意识会越来越少,未来会如何,自己也不能预测,只能听天由命。

相关推荐


布朗II生活沟|提供一站式的便利|全方位的时事资讯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